首页

学院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院新闻 »

强化银行服务监管任重道远——丁建臣教授接受CCTV证券资讯频道独家专访

 

  近期,部分银行调高同城ATM机跨行取款手续费的行为,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银行此类行为是否合理?是否有利于行业长期发展?银行业该如何拓宽盈利渠道?针对当前银行业的这些热点问题,CCTV证券资讯频道《观点聚焦》栏目专访了我校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金融学院丁建臣教授。
 
 
  丁建臣教授认为,没有经过听证等渠道,银行单方面决定收取和提高费用并不合理,提高服务水平才是硬道理。

  针对银行不集中精力于优化资金运营,而是盯住普通存款客户这一问题,丁建教授认为银行收费属于商业行为,在中国特殊的历史和现实条件下,若银行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过度调高相关服务项目收费标准,势必让普通金融消费者难以接受。银行须慎之又慎,监管当局亦不可坐视不理。

  针对记者关于银行对普通存款客户提高各种存款收费,是否有获取垄断利润嫌疑以及一些“霸王条款”是否合法的问题,丁建臣教授指出,银行业在中国的垄断地位毋庸置疑,其垄断暴利和超额利润也是有目共睹。关于银行提高收费标准是否合理的问题,监管当局尚未明确表态,作为利益共同体一方的银行业协会对这一行为合理性的认可未免牵强。任何公共政策的制定都离不开政治精英、利益共同体和社会民众参与这三股力量,银行擅自提高相关服务费用的做法,显然缺少公众参与,相关的听证程序也处于缺失状态。因此,必须强化对银行服务收费的监管,以确保金融市场的长治久安。

  针对记者关于提高银行手续费是否会导致客户流失的疑问,丁建臣教授认为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的。与发达国家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占全部业务收入60%以上相比,中国银行的这一比重平均为30%左右,有些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甚至不超过2%。由此可见,即使银行提高收费,普通金融消费者也不会将其作为救命钱的银行存款搬家。

  在谈到大型国有银行忽视服务质量是否会造成银行业非正常竞争时,丁建臣教授认为银行业非正常竞争由来已久,从某种程度上讲,银行业竞争激烈程度比工商企业更甚。在当前信用经济、银行经济、货币经济和资本经济时代,银行恪守存款决定贷款的理念。ATM机跨行转账收费仅仅是冰山一角,对银行中间业务收费项目进行整顿和规范,是今后一段时期政府监管当局需要高度关注问题。

  记者就目前我国银行中间业务、理财业务等利润偏低的原因,向丁建臣教授提出疑问。在丁教授看来,中国30年制度变迁当中,社会财富分配出现了二八现象,即少数人占有多数财富,而绝大多数人是普通的金融消费者。金融产品总量短缺和结构畸形并存,多数产品收益也处于亏损状态。因此,在我国经济面临二次探底和预期通胀压力不断上升的情况下,期待通过银行理财服务这一环节迅速增加我国居民财产性收入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丁建臣教授还对未来我国银行业如何更好的参与市场竞争和拓宽盈利能力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他指出,银行必须大力提升服务质量以提高其持续经营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例如,可效仿欧洲,对ATM机跨行转账不收取任何费用;可借鉴美国,制定与金融消费者利益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确保普通金融消费者在银行服务上能够获得上帝般的享受;可采取各种手段消除银行中小客户之间服务的差异等。银行服务的整体提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离不开整个政治经济体制包括银行管理体制、银行自身经营模式、盈利模式和服务模式的改革。

  最后,丁建臣教授坦言,在目前我国国有银行以国家信用为担保的情况下,他还是看好一些大型国有银行的。虽然《公司法》规定任何有限责任公司,包括股份有限责任公司都可以破产,但我国国有银行的垄断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这也是确保银行垄断利润的根本前提。从投资的角度而言,在目前的市况下,银行股还是可以适当介入的。

  当今世界已迈入服务经济时代,银行间服务竞争日趋激烈,单纯的业务竞争时代渐远。在金融全球化浪潮中,只有不断提升银行整体服务质量和强化银行服务监管双管齐下,才是使我国银行立于不败之地的不二法门。